完美星空小说网 > 神灵诀 >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章 随风而去
    两尊巨人用最原始的厮杀方式不断搏杀,大地都在沉浮,到处都是地水风火。

    山峦消失,变成一个个湖泊,而在更远处则是电闪雷鸣,无数天地元气被席卷扩散。

    道天阁宗门那里,所有人都观望,有人使用通天手段看到了这一幕,道天阁宗门内所有人都咬紧牙关,试图等候什么。

    鹿战门内部则是混乱,有底层修士叫嚣不停,要助阵天云书院,但是都被高层压下。

    而此时,宗门之外的三军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,再次疯狂进攻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是道天阁还是鹿战门都知道战败是迟早的是事情,他们所做的就是如何让对方死伤更重,而东胜这一边则是计算如何尽可能保存实力。

    现在,就看书院那边了,那边要是战败,那么他们就不得不做打算,和书院不同,他们这边的世家,撤回去了大部分兵力防守,这也是两大宗门龟缩的缘由。

    而东胜不同,东胜这边所有世家都将大部分兵力留在书院。

    相比于外面的混乱,木名脑海中则是漂浮一些画面,这些画面无比模糊,甚至最后什么都没有,而木名只是本能催动身边的观天镜之外,其余时间都是努力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黑衣人在木名身边,看着木名身边浮现的那张画卷,一片空白,他轻叹一声,只是默然无语,不过却也将胜利完全灌注道木名体内。

    木名的身躯不断出现裂痕,但是又眨眼间恢复,体内有一股生机诞生,这生机似乎不朽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成就十二印身的化神,而且……居然斩去了这么多记忆以及情感和牵绊,恐怕古往今来,也没有多少人这么做吧。”地峰峰主看过来,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金峰主道:“此子有大气魄,以往我觉得丹峰这一脉不过如此,是旁门左道,只是现在我却觉得……我远远不如,无论是丹皇,还是那几个小疯子,现在又是他……我不得不说打心底佩服他们。”

    水灵月也开口,“年纪轻轻却做到如此,当年我们化神,所斩去的那部分魂魄中的记忆,我已经我发记忆,算是完整的失去,那之后,多少年岁月,我都时常在梦中模糊追忆,但是都感觉永远失去了,一直遗憾,有愧疚,只是,又得东西真的就是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手中的宝瓶中飞出一滴水珠,落到丹峰的木名身上,木名身躯一震,从浑噩中苏醒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峰主都默然,他们看着那妖异的观天镜,都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曾几何时,我们需要一个小辈来斩去自己自身最珍贵的烙印来成全我们,真是汗颜啊!”

    雨峰主雨常在摇头,但是言语中满是苦涩,随后又道:“只是他几个师兄消失了,这一脉也只有他用神性才能催动这至宝,否则咱们这些道兵都无法融合,那么咱们死伤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道理是如此,只是却也让一个人牺牲了,他们感觉他们放佛是刽子手,因为之前他们都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木名朝着几人一拜,没有言语,目中则是茫然和冷漠。

    几人见此,都纷纷不言语了。

    失魂!

    木名此时的症状就是的典型的失魂,这是所有灵境破境之后成就化神之后的状态,记忆因为缺失,执念因为割舍而茫然,牵绊因为丢失而无助,故而失魂,直视木名的情况似乎更为严重,木名身上散出的气息让人心悸,和修为无关,而是某种意境之力。

    冷漠如天道,不可丈量,这是他们的感觉,和境界无关。

    失去的越多,得到的……也就越多,这就是力量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也是木名为何接受那么多神力,但是身躯依旧没有爆开的缘故。

    木名感受着体内传来的伟岸之力构建了一个周天循环,五脏四肢,还有双目,甚至是口鼻间都有某种规律在流通,鼻息吐出如龙,那是秩序之链,身躯中传出咔咔之音,那是枷锁在束缚,似乎木名需要就可以轻易挣脱,然后获得更多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,木名只是静静看着和感受着,并没有太大波动。

    脑海中似乎有了些不同,一些模糊的东西出现,木名似乎看到了熟悉的东西,那便是周围的那基座大山,那几座山峰让自己很熟悉,尤其是自己脚下的山峰,更是和自己有割舍不断的联系。

    木名知道这就是书院,是自己要斩去记忆也要守护的存在,而周围那些人木名也知道他们是谁,但是心里却带着一种冷漠,这冷漠让自己提不起太多的热情。

    木名看着更远处,只有一个光轮出现,而在观天镜中则是两尊巨人在搏杀。

    其中一尊巨人的一对手臂都折断,但是他还有四只手,另一个巨人伤痕累累,不过却有一股战意凝聚,这支撑着他不屈不挠战斗。

    木名心有触动,冷漠的心中有一股焰火诞生,然后嘶吼一声,疯狂催动观天镜。

    “全部力量吧!”木名开口,化神之后第一次开口。

    黑衣人点头,身躯炸开,化为一团黑色的烟雾包裹木名。

    木名眉心出现黑色的竖眼,而且有声音从木名体内传出,“我占据你的肉身,你的神魂需要静养!”

    随后,木名这具肉身朝着其他几个峰主道:“咱们化道吧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木名的身躯蠕动,一条黑色的神链浮现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锁链贯穿丹峰,丹峰急速蠕动,最后化为一个印章,而且被一根黑色锁链穿透。

    而此时,其他山峰那里也发生变化,一个个山峰蠕动,化为一个个印章,这些印章轰鸣间锁链连接,最后和那些道兵呼应。

    道兵也融合,最后成为一根巨大的毛笔,这毛笔出现,然后飞出那光轮,落入巨人手中。

    巨人手中的那印章倒卷,和其他印章融合,最后一块十色印章。

    巨人大吼一声,气息节节攀升,一手持着毛笔,一手持着印章,开始在虚空铭刻字符,开始书写锦绣文章。

    随后,巨人哈气,气息落在印章上,印章重重落在虚空,一个巨大的印子在落款处出现。

    虚空颤动,那些烙印的字符抖动,虚空如纸般剥离,被巨人一挥手之间,飞出裹住那对面的巨人。

    那巨人身躯之上闪耀霞光,却是出现一道道锁链,那些锁链是符文构建,正是书院这边的巨人书写的文章。

    文道秩序!

    这文章的句子成为锁链束缚了他,而且又有一片文章书写完成,这次化为一柄柄小刀飞来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那巨人身上一块块血被割碎,刀意进入其中,成片的修士身躯炸开。

    文笔如刀!

    随后,又有数篇文章书写而成,一个个印章落下,那些文章飞出,成片的虚空被剥离,只有一片片黑色的背景落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对面的巨人发生了变化,原本的三头六臂消失,一尊三面巨人冷眼看来,三面各自开口诵念经文,他头顶出现一尊大佛,对应的则是书院这边的巨人头顶也出现一尊大佛。

    顶上化佛!佛门奥义,众生皆有佛性,此时书院这边的诸多存在都受到震动,内心不由自主观想那大佛,心灵似乎受到禁锢。

    那大佛镇压而下,巨人身躯一颤,行动受到干扰。

    随后,一条血线出现在大佛手中,乃是蛮族的手段,被大佛丢出,直接怅然在巨人身上,而巨人气息立刻萎靡。

    随后,巨人眉心浮现黑雾,那是巫族的诅咒,诅咒巨人,和其内的生灵。

    大佛五指扣下,大手急速放大,化为五指大山落在巨人身上。

    巨人不屈,但是却奈何那血线封印住自身神力运转,而且眉心的黑雾越发浓郁,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巨人大吼,此时已经不顾其他,他单手一划,身后出现一个个通道,他大吼,全力爆发,那头顶的大佛被震碎,视线也炸开,黑雾也消失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不过对面的巨人却大步走来,打算再次手。

    然后巨人丢出手中的毛笔,那毛笔鼻尖飞舞,在虚空作画,一个牢笼出现,直接锁住了那三面巨人。

    而巨人这边则是将手中的印章分开,然后分别丢入身后的通道中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巨人大吼,看着几个印章落入通道后,巨人身躯逐渐蠕动,似乎力竭而衰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候通道内却出现一道黑影,那黑影化为烟雾落入巨人体内,巨人气息再次暴涨。

    “何苦!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巨人内部出现两道声音,但是巨人却朝前出手了。

    一把震碎了身上要再次凝聚的五指大山,然后朝着远处的牢笼中的三面巨人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在这一刻,对面的三面巨人震碎开了牢笼,他见到了这一幕,不由愤怒,胡乱拍出数掌,但是都被书院这边的巨人挡住。

    见此,三面巨人那里飞出一道长虹,那长虹是一件袈裟,怒佛在其上怒道:“今日必让东胜子弟死伤惨重,你休想送他们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此时在通道内的诸多存在大惊,金峰峰主从一个通道飞出出手阻拦,但是那怒佛的气息似乎陡然狂暴起来。

    一掌之间,将金峰主震退,并且有余波扩散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三佛的神通藏在你体内,无耻!”

    金峰峰主看出门道,不过也只能咬牙忍下,此时,他相当于和三尊怒佛一同对掌。

    怒佛再次要出手,不过却感到头顶一阵黑影,怒佛大惊,“怎么可能,你居然还有如此力量,不,你居然自残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一片黑影笼罩而下,怒佛身躯爆碎。

    金峰峰主大骇,眼前的一幕太过惊人。

    只见到一尊三面巨人贯穿书院这边巨人的头颅,但是书院这边巨人却是握掌间抹杀了怒佛。

    巨人炸开,狂暴的气息卷动。

    诸多山峰旋转,山峰之内道则共鸣,发生碰撞,即便是隔着通道壁垒,但是彼此间还是相互干扰。

    诸多峰主开始守护山峰,巨人目光溃散,发出最后的怒吼:“走!”

    一股大力席卷而来,强行关闭了通道。

    众人只感觉恐怖的力道作用下,他们不由自主在通道内倒卷。

    所有山峰都受到这大力作用,包括丹峰,只是丹峰之上没有高手守护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丹峰!”

    通道内的壁垒破裂,因为书院这边的巨人最后一击力道太大,将丹峰所在的通道内的壁垒撕裂。

    地峰峰主要靠近丹峰,他和丹峰在一个铜带内,但是却被那大力震飞,最后身躯不由自主落回地峰。

    而此时,壁垒内一缕大风出现,直接裹住了丹峰,然后丹峰在众人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地峰峰主神色不忍,他看到了木名和丹峰分离了,而离开丹峰的木名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那壁垒缓缓闭合,众人没有了出手的可能,而且距离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……对不住丹峰了。”许久之后,金峰峰主自责,之前他受伤,有心无力,院长全力一击,哪怕是他,也无法阻拦,而且阵法通道破裂,丹峰消失了,丹峰之上的木名也被大风吹散了,丹峰这一次,恐怕……真的凋零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默然,不过都看向后方那里,那里通道关闭,但是众人还是听见了轰鸣声。

    “院长应该会没事!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,少了咱们,院长就可以随时离去!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丹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强行开辟的虚空大道,没有特殊的牵引之术,咱们也无法追寻。”

    诸多峰主盘坐山峰之上,他们的道兵都消失了,只有一座山峰伴随,至于那些弟子则是都被收入元神秘境内,方才的一击,让九成的弟子都昏死而去,而且木名这里又丢失了,让他们都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道天阁和鹿战门那里也爆发了大战,因为书院战败了,所有弟子都被送走了,只有院长和他师弟苦苦死战。

    两大宗门知道败局已定,所以他们主动出击,只为门人留下逃命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在十国神都,一座座大阵不由自主开启,片刻之后,无数神光在酝酿。

    神都之中,一时人满为患,而且十国战事一下子紧迫起来,到处都是擂鼓聚将的声音,接下来是倾国一战了。

    而在东胜西南边陲之地上,一个道士突然喜极而泣,口中大呼:“苍天开眼了,苍天开眼了!”

    请访问:0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