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星空小说网 > 飒飒西风 >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六节 回到龙组
    两名书童一声不吭,扑通倒地。

    刘驽望着地上的四具童尸,心情悲愤。至于庐外埋伏的弓箭手,则根本未入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把揪住尚让的衣领,”事情真的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,几个孩子而已!“

    尚让不挣不扎,苦笑一声,“刘大侠,你若是这样揪住我不肯放,恐怕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刘驽微感惊讶,“外面的人不是你的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听命于黄王,每一位义军将领外出办事,都会这样一群人在身后跟随监视,我们早已习以为常。”尚让脸色平静自然,目光却略有闪烁。

    “嗬!”刘驽怒极反笑,已是气得说不出话来,他双眼紧盯着尚让,心中似在琢磨着甚么。

    尚让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刘大侠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然而你即使有办法控制我或者杀了我,义军中总会有其他将领来代替我的位置。我可以吸取此番教训,保证在攻破长安城后对百姓秋毫无犯,但其他人未必回能像我这般作出保证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击中了刘驽的心坎。

    刘驽思索片刻,松开了紧揪住此人衣领的手,“希望你说出刚才这番话,不仅是为了活命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尚让明白,他对此人的游说已经失败,他叹了口气,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他拱手略微施了一礼,“刘大侠,慢走不送,这些孩子就由我来安葬,我会找木匠给他们做几副好的棺材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悄悄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刘驽明白他的用意,没有答话,大踏步往竹庐外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踏出庐门的那一刻,黑压压的一片箭雨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对于任何不肯加入义军的外人,这些忠于黄王的杀手同样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刘驽心有准备,单掌随手一挥,真气从掌心汹涌而出。那些袭来的箭矢在距离他尚有半尺时,悉数被澎湃的真气挡下。

    他趁箭矢还未落地之机,紧跟着又是一掌推出,真气翻滚如潮,连绵不息,震得竹庐摇摇欲倒。

    箭矢尽皆原路返回,射入了远方的黑暗处,随之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那些杀手估计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他仰望着天空中的那轮弦月,长叹了一口气,又冲卧在坡上歇息的飞龙吹了声口哨。飞龙听见哨声,耳朵一竖,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他翻身上马,朝长安城的方向疾奔而去。这一夜,他每到一处便会死人,过多的鲜血令他心生倦意。他不愿再找农家借宿,以免又生出甚么事端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人一马已经踏过护城河上的长桥,到达城墙根下。城墙上,星火若隐若现,应是守城巡夜兵士所提灯笼发出的亮光。

    他牵着马随便找了一处墙角,倒头便睡。飞龙乖乖地卧在他的身边,不停地打着嗝儿。虽然说马无夜草不肥,但这家伙自从离开雍州后胃口实在太好,刚才那顿草直将肚子吃得浑囵滚圆。

    刘驽见状莞尔一笑,单掌抚摸在马腹处,暖洋洋的真气缓缓透入飞龙的五脏六腑。飞龙大感畅快,仰头便要长嘶。刘驽赶紧按下它的脖子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城墙上官兵虽然不多,但他精疲力乏,实在不想再惹甚么麻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天色刚微微亮,他被络绎不绝的挑担进城的小贩从睡梦中催醒。他见城门已开,便翻身骑上飞龙,朝城门口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立于城门口的几名兵士仍打着哈欠,睡眼惺忪,并未叫他下马检查,随便摆摆手就将他放进了城。

    他策马直朝隐庄方向驰去,一路上颇为太平,倒未遇见甚么难事。

    进了隐庄之后,他直奔龙组的堂口,打开院门时发出的响声将留守的十名隐卫尽皆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十人忙提着玄刀从屋里冲了出来,见是首领大人归来后方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刘驽从他们的眼神看出了异样,那些目光好似在问,为甚么副头领陈利以及其他弟兄都未回来

    事情千头万绪,他一时半刻间无法作答,只是朝众人扬了扬手,“我累了,先去睡一会儿!”

    说完他将飞龙牵至墙角任其歇息,径直走入那间属于自己的卧房,众隐卫见状面面相觑,却无人敢上前说话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醒来是已是晌午,负责打扫房间的仆役见状,赶紧将此事告诉了门外守候的那些隐卫老爷。

    十名隐卫鱼贯入屋,惴惴不安地站在刘驽的跟前,面露难色,由其中一人领头禀报,“启禀大人,就在您离开的第二天,孙公公便派人将礼部尚书孙钰带走了。孙公公乃是朝廷重臣,您不在家,我们也不敢阻拦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必再说下去了。”刘驽见众人十分为难,便索性将话头打断,“你们都准备一下,接下来有很多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至于做甚么事儿,他却没对众人明言。

    过了不多会儿,仆役们已将饭菜做好,荤素热菜以及汤品、小菜各数样,在主厅中的长条桌上摆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相比前任头领吕义,仆役们更加喜欢现在这位颇为亲和的新老爷,因此干起活来十分卖力,端菜的端菜,盛饭的盛饭,搬凳子的搬凳子。

    刘驽走到首座坐下,依照他先前立下的规矩,众仆役与隐卫们一起上座,同桌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他并未说太多话,吃完后擦了擦嘴,便要回卧室歇息。在雍州的这几日,他耗费了太多精力,实在需要多多休息。

    他上了床,随便拉了一个被角盖住身子,又一次混混沌沌地睡去。

    也知睡了多久,直至院外更夫打更的竹绑声惊醒了他。他摸了把脸,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他隐隐约约记得,自己刚刚又做了个噩梦,在梦里依然化身万灵大蛇,梦里的他越来越暴虐,几乎无人可制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禁心惊,意识到自己需要尽快学会驾驭体内万灵大蛇的力量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趁着夜深无人之际,他反锁上房门,盘腿在床上坐下,丹田运气,使用玄微指法将寄宿于新穴处的炁经由右臂逼至食指端部,继而渗出指尖。

    淡红色的鳞纹逐渐在他的肌肤上显现,由红转紫,由紫转黑。他只觉口干舌燥,气血沸腾,眼球向前鼓出,胀痛难忍,仿佛直要跳出眼眶一般。

    请访问:00sy.net